terme

救救孩子!救救罗伊斯啊!让他摸一摸四强好不好!

看了一晚上的歌剧,乔治乌的茶花女真的是美到我移不开眼。

现在吃的大概是康纳x汉克 马库斯x赛门 RK900x盖文 这样

这辈子做梦都想去阿根廷玩一趟,然后找个好看的小哥哥带着我跳探戈,曲子一定要选那首Por Una Cabeza………(做梦ing

现在深陷BK过期大坑,06年的Miro真的是腼腆,被巴熊摸摸头还会冲巴熊笑,目光都离不开巴熊。可惜时光荏苒,当年的斑比现在都已经退役了。唉,有生之年还想看见他俩同框,我还想吃糖………

雷电怎么那么好看!我吹爆啊!

这题目很适合写马库斯x赛门


一方死亡假设


“铁驭,你的肾上腺素正在上升,血液流动加速,心跳加快。”

“你的生命迹象正在减弱,库柏。而我对此无能为力。”

“计算量过于庞大……我的核心正在过载……撑下去,库柏。”

“认证铁驭杰克·库柏已无生命迹象。”

“我感觉好痛苦,杰克。”


———————————————————————

为什么我泰坦不火呢,哭了

喷了,莫扎特老师这么攻的吗???我站莫萨,不逆了……

有灵(上)

有灵(上)


源藏
捏造剧情
ooc预警
双恶鬼au



半藏死去的时候,才终于见到了那只从家仆口中听闻过的邪鬼。

在去世之前,他曾是岛田家的大名,也是这花村的主人,他掌管着这个庞大的黑道家族,操纵着它如同一台庞大的机器不停的运作下去。

但岛田半藏是无法被原谅之人,他的一生都活在愧疚之中。他杀死了自己的挚亲挚爱,所以死后,他永世不得转生。

曾经的大名第一次见到那只邪鬼时,对方伫立在花村的高台上俯视着他。邪鬼带着狰狞的般若面具,红色的鬼角在黑夜中发着光,背后的那振武士刀也散发着不详的气息。显然半藏自己也比它好不到哪里去,青灰色的皮肤,眼眶里覆盖着一片白翳,鲜红的恶鬼纹身在他的左臂上盘旋。


是的,他们同为恶鬼。


他想起了生前经过房门无意中听到过家仆们偷偷的抱怨:“大名也真是的,这房子里太阴森了,就连翻新一下都不行吗?现在居然连窗帘都不给拉下。”
年长一些的仆人皱了皱眉马上打断了年轻仆人的抱怨:“够了!大名的事也是我们这种下人能够插手的吗?还不快闭嘴,小心被人听见。”

起初的他并不在意这些流言碎语,但随后他不得不承认,每当深夜,那道似乎黏在他身上的视线却怎么样也甩不掉。

他感觉到了一丝诡异。

他总是会在黑夜里被惊醒,那种浑身上下都被不知从何而来的视线扫过的感觉激起了他一阵战栗。让他本能的攥紧了藏在枕头下的小刀。

他本以为那或许是敌对势力派来的杀手,但直到天亮,那道视线的主人也不曾动作。
连续好几个这样的夜晚之后,他终于忍不住了。
“我知道你在这里。”他跪坐在榻榻米上,腰上别着刀,对着空无一人的房间下了战书,“懦夫,还不现身吗?”

回应他的只有呼啸而过的风声。

接连好几个晚上都被那道不知从何而来的视线惊醒之后,他终于开始注意起了不经意间听到的下人口中的那些怪谈,什么带着可憎面具的邪鬼,昨天晚上路过时发现它一直在大名的房间前,是不是以前死在大名手下,现在化为饿鬼来找大名索命了,太可怕了云云。

半藏嗤笑一声,他从不相信这些。也不曾惧怕过那些鬼神,毕竟他早就心知肚明,他的的双手早已沾满了鲜血,死后也一定会堕为恶鬼,成为它的同类。



邪鬼和恶鬼对峙着,谁也没有挪动一步,直到——太阳升起,耀眼的阳光漫入岛田宅,让一切污秽无处遁形,他们同时消失在老宅的阴影之中。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晚上,邪鬼也只是在那儿静静地站着,似乎想要把恶鬼的一切都深深的印在眼里,恶鬼被他盯着发毛,吼叫着向它冲了上去,它也只是几个跳跃,消失在了屋顶的尽头。
到了第五天,邪鬼终于不再是那样只注视着他了,它挥刀朝着恶鬼砍去。
曾经的岛田大名也不甘示弱,拉满了弓对准了它的心脏。
箭头与刀刃撞击,发出刺耳的碰撞声,他的箭被邪鬼用肋差弹开,半藏顺势躲过了邪鬼朝他砍来的一刀,从背后的箭袋里抽出另一支,挽弓搭箭。
又是一刀堪堪擦过耳际,削下一缕墨发。半藏第一次感到如临大敌,那是在他成为大名以后就从未有过的感觉,半藏光顾着躲开邪鬼锋利的刀刃就已经很吃力了,而那邪鬼对付他却是游刃有余,半藏的脑海里突然升起了一丝凉意:他被这只邪鬼摸透了。
那只邪鬼就像是在和他玩着猫捉老鼠的游戏,几刀挥下,只削下了他的衣角。

邪鬼的刀法凌厉,刀刀冲着他的要害而去,却又在即将得手之前被半藏险险避过,这让它越来越兴奋。头上鬼角里散发出的红光越来越鲜艳,泛着血色的刀也在它的手里发出阵阵嗡鸣声,如同它的主人一般,战意更甚。

邪鬼再次朝着恶鬼挥下利刃。

半藏不明白为什么那只邪鬼会对他如此的执着,也许是因为自己的地盘被一个不知道哪儿来的家伙占了?也许是前辈想给他这个后来的一个下马威?想到自己居然连在紧张的战斗中也能分神去想这些东西,他自嘲的笑了笑,冷静下来,调整好状态拉满了弓,蓄势待发。

他绝对不能输给这种东西。


羽箭划破空气,发出“嗖”的声音,邪鬼的面具也在那时被击碎。

他所有的从容和冷静都如同那块碎裂的面具一样分崩离析了。他永远不会认错,面具下的那张脸——那个和他一样化为鬼怪的人,正是他的胞弟,岛田源氏。

“源——”他失神的望着胞弟失去了往日神采的瞳仁。

邪鬼的刀刃也朝着他的腰腹砍去。

-tbc-

最近爬墙太多

绝了,战神Loki和他没文化不识字的老父亲。
我猜下一部雷神和芙蕾雅都会死,芙蕾雅是真的可怜,不过之后如果拿到女武神力量的话,是不是会变成下一部最终boss???等一个北欧被团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