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rme

救救孩子!救救罗伊斯啊!让他摸一摸四强好不好!

不离


策苍


大概是一堆段子





如果说人生就像一条喜怒无常的河流,那么每个人都是这条河上的一只筏子,尽管所有人都明白自己不可能一帆风顺,却还是会一味祈求它平稳地一直行驶下去。

李崇明趴在书案前睡得迷迷糊糊。他虽是天策的将领成天舞刀弄枪乐此不疲,但在无事闲暇的时候总喜欢坐在书案前,连身上的铠甲也不脱下。
他并不喜欢读书,除了打仗时需要的兵书,他的手指几乎从不沾上书页。他只是借着读书的名义发呆而已,在把自己的心整个的放空后,他仿佛从硝烟弥漫的战场上又回到了自己明媚温暖的童年。虽然不富裕却依旧温暖的家成了他一辈子都怀念的地方。与此同时,家人也成了他心中一道深刻狰狞的伤疤。

痛,但不能忘记。

只有他那姓曹的师兄知道,他看似活的潇洒其实心里并不轻松。

李崇明是被战鼓声惊醒的,战鼓声如同惊雷敲在他的脑袋里使他猛地从书案前弹起。抄起一旁的长枪,跨上马直接奔去了前线。
银光划过,狼牙军的身体被刺穿后倒下,他不断地重复着这个动作直到麻木。银白的枪身上沾满了鲜红的血液,身着的红衣也被染成了深色。渐渐的体力不支使他挥枪的频率变慢,狼牙军的刀刃也在他身上一道一道啃出了缺口,不断倒下的同门让他慢慢的感到绝望,所以在漆黑的陌刀劈开将要砍在他脖子上的刀身时他如同见到了刺破乌云的阳光。

玄甲苍云军的到来使整个战局都向着他们倾倒,但他却顾不得这些,因为他在陌刀和盾后看见了那张陌生而熟悉的脸。

“哥…………。”他颤抖的喊出了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曹德爽,原名梅雪焉,小名梅雪棍棍,后因为打本不掉枪改名梅雪矛矛。(滚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