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rme

救救孩子!救救罗伊斯啊!让他摸一摸四强好不好!

樱花雨

樱花雨

源藏


越写越短
私设多的飞起
大概ooc


花村的一个小山坡上有一棵樱花树。

她比花村里其他所有的樱花树都要粗壮高大,同样的,她的花也比其他的樱花要艳丽的多。


源氏喜欢在这棵树下小憩,春天的时候躺在树下,鼻腔里充斥着樱花的香味,花瓣飘落在脸颊上、身上,整个世界都充满了樱花的气息。

半藏找到源氏的时候,他已经靠着树睡着了,樱花落了他满身。半藏轻轻地帮他把头发上和身上的花瓣拂去,似乎是觉得有点痒,源氏翻了个身但却丝毫没有要醒来的意思。
半藏站起身想离去,“睡着”的源氏却突然抓住了他的手腕,“哥哥,既然来了就陪我一小会儿吧。”
“休息够了就给我去练习吧。”半藏虽然嘴上这么说着,却还是在源氏的身旁坐了下来。
“好的好的,马上就去。”源氏靠着半藏的肩膀跟他的兄长一样口是心非。


日本有一则传说,樱花的颜色越艳丽,说明树下埋葬的亡魂越多。当然,这棵树也是岛田家处决叛徒的地方。

从源氏决意反叛家族的那一刻起,他就注定了自己的结局。
他跟半藏的决斗输的很惨,家族的那些长老经过叽叽喳喳的讨论以后把他押到那棵樱花树下让他自裁,他的兄长也理所当然的成为了他的介错人。
“你走吧,我不需要你为我介错。”他第一次朝半藏吼道。
“可是源氏!”
“滚!”
说完,他把肋差用力的插进自己的腹部。



“碰”的一声,他突然跳了起来,头盔和半藏的脑门来了一个亲密接触,吓了他一跳。
他听见半藏的吸气声,随后半藏的一只手放在了他的头盔上。
“哥,你疼不疼啊?”他也伸出手触碰着半藏红了一片的额角上。
“你做噩梦了?”他的兄长还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没有。”他顿了顿,“我刚刚梦见你亲了我呢,哥。”


一阵风吹过,樱花的花瓣像雨一般散落了下来。
他起身抱住了半藏。


是的,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END-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