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rme

巴熊和K鹿是我的白月光啊!
我永远喜欢米开来和flo!

BK/冬菇/希拉/戈穆/豆腐丝/水托/猪波/新花

银月

银月



源藏



继续私设
大量ooc
小学生文笔
跟亲友开黑对面匹配到的全是100+的,我才13级😂




忍者的动力来源于恐惧。
他们能够完成的那些高于常人的动作,都是在和臆想出来的怪物搏斗。

看到那银白色的月亮,你是否想起了那时你对我说过的话呢?

那是源氏第一次执行家族的任务,和半藏一起。父亲为了锻炼家族继承人的胆量和气魄把刺杀的任务交给了他们俩,顺便还可以培养兄弟之间的感情和默契。

月光很亮,照亮敌人宅邸边边角角的同时也使得阴影处更加黑暗。
他们俩的忍者老师藤原曾经教导过他们忍者的动力即是恐惧,可是源氏一向不以为然。
“哥哥,我根本感受不到恐惧啊……”源氏用口型对着半藏说。
半藏看着他皱了皱眉比了一个安静的手势,“别分心。”
“知道啦知道啦。”源氏吐了吐舌头。

从一个屋顶再跳到另一个屋顶,躲避那些守卫的视线,潜入的过程非常顺利,解决掉几个守卫之后,他们顺利的来到刺杀的地点。
他和半藏从房梁上一跃而下干掉了房间里的几个守卫,那些蠢家伙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被干掉了,“戚,真弱。”源氏舔了舔嘴唇,这是他感到紧张的小动作,半藏也发现了他的紧张,于是小幅度拍了拍他的背。

躲入阴影处,很快刺杀的目标就来到门前,在开门的那一刹那,源氏冲了出去割断了那人的喉咙,血溅到他的脸上,腥味弥漫开来。

该死的,情报出了问题。
本来这个小家族的家主身边应该不会有这么多守卫啊!
看着几乎比预料之中多了一倍的守卫,源氏为自己之前的莽撞后悔了,他和半藏根本解决不了这么多人。
在烟幕弹的掩护下他和半藏从窗口跳了出去,但在一片混乱中他还是被枪射伤了。
伤口在不停的流血,他一个踉跄跌倒在地,“哥,你快走!”看着半藏的不顾身后的追兵停下来扶起他,源氏的脑子有些混乱。
半藏扶起他让他趴在自己的背上,背着他继续爬上房顶奔跑着。
“不要闭眼睛,你会没事的。”
这是源氏第一次看见自己的兄长情绪这么激动。
“都是我的错,我……”
他滔滔不绝的说起自己以前干过的混蛋事,那些话说的没错,人快死的时候,眼前真的会不断的回放走马灯。
离回花村的路还有一段距离,银色的月光洒在眼前的道路上。
“哥,藤原老头说'忍者的动力是恐惧'我现在好像终于明白了呢。”他靠在半藏的背上,腰侧的伤口越来越疼。
“……藤原……他说的不对。”
“啊?”
“让忍者拼了命也要去完成任务的动力……是荣耀。”
失血让源氏的瞳孔开始失去焦距,眼皮好像有千斤重,可是他还是听见了让他为之一振的话。
“源氏,你就是我的荣耀。”
他抱紧了半藏,“哥哥,你也是我的荣耀。”



他再次见到半藏的时候,还是像那天晚上一样,银色的光洒在他机械的身体上,他站在屋顶上对沧桑的兄长说:“都已经过去了,哥哥。放下吧。”你依然是我的荣耀。
半藏久久不语,只是低头摩挲着手中的弓箭。
他叹了口气,跃下屋顶离去。


过了许久,半藏抬头看着那轮银月喃喃道:“可是……我杀了你……”


-END-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