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rme

巴熊和K鹿是我的白月光啊!
我永远喜欢米开来和flo!

BK/冬菇/希拉/戈穆/豆腐丝/水托/猪波/新花



源藏


私设有
ooc有
小学生文笔



35岁的弟弟和18岁的哥哥


回过神来的时候,半藏发现自己身处于一个不怎么大的的出租屋内。
褪色的墙纸,干干净净的床铺,摆放整齐的生活用品,一切的一切昭示着屋子主人生活的朴素。
桌子上没有什么灰尘,杯子里的水还冒着热气,屋子的主人应该没有离去多久。


半藏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个地方。

他刚刚还在道场练剑,汗珠从他的发间滑落,衣衫被汗水沾湿黏在皮肤上,耳边的蝉鸣声阵阵,他忽然感觉头有些眩晕,闭着眼抬手按了按额角。是不是这些天太劳累了?他心里泛着嘀咕。
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身边的一切都已经改变了。

源氏大概还在街机厅里吧,他有些担心自己的弟弟,自己弟弟那大大咧咧无所谓的性格一直是他的烦恼。作为岛田家的次子,虽然家族对源氏的要求不高,但是身为兄长,半藏仍然希望源氏变的上进起来,可源氏依然整日整夜地泡在街机厅里打游戏。


窗外的夜空什么星星都没有,月光很亮,透过窗户照进出租屋里。
他的目光落在了放在角落的一张弓上,虽然弓身布满了岁月的痕迹,应该也经过了无数次改装,但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那是他的弓。

这是我的房子?他不经意这样想。
如果这是他的家,那么源氏在哪儿?家族又怎么样了?
他思考的时候,身体依然没有放松,所以在窗户玻璃破碎的声音响起时,他立刻就把手里的竹刀对准了闯入的绿色忍者。
随后他看清了绿色忍者的真面目,那是最近才流行起来的智械,是种无害,专门为人服务的智能机械。
但是面前的这个用途很明显不是这些。
“智械?”他握紧了竹刀,紧紧的盯着面前的智械,观察它可能的弱点。
智械绿色的目镜“嗡”的闪了一下,这让他更加紧张。
“岛田………半藏?”忍者样子的智械很轻松的念出了他的名字,带着电流感觉的声音里有一丝困惑,“………你把胡子刮了?”



天知道岛田源氏在这种情况下是怎么稳定住声线的颤抖故作镇定的,他的哥哥岛田半藏,居然变成了青年时的模样?!

18岁的半藏,穿着练剑的道场服装,黑色柔软的长发随意的束起,举手投足一副严肃的兄长样子。

源氏本来正准备去半藏的出租屋劝他结束流浪加入守望先锋,结果却透过窗户看见了18岁的哥哥一脸困惑的表情。

他没忍住自己的冲动,直接打碎了窗户的玻璃冲了进去。
18岁半藏认不出他是谁也在他的意料之内,并且他也不打算暴露自己其实是对方已经35岁的弟弟。
于是他随意编了一个借口:“半藏你不认识我了吗,我们前天才见过面啊?还有………你挂了胡子看上去还是蛮年轻的嘛!”

岛田半藏踌躇的看着面前的这个发着绿色荧光的机械忍者,他说话的时候不介意的还用手捋了捋系在他头盔上的发带。
这个小动作看上去怎么这么眼熟……他的眼前浮现了他欢脱的像一只灵雀一样的弟弟源氏一撒谎就会挠头发的画面。
看起来机械忍者还没认识到自己变“年轻”了,半藏轻轻松了口气。

“不对啊,你好像变年轻了?你是穿越时光了吗?18岁的半藏?”智械忍者跟个话痨一样用生硬的惊讶的语气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句话。

半藏差点一口血喷出来。

不过看上去能把它糊弄过去了,半藏心想。
“我不知道,你是我的什么人?”

“我认识你。”

“光认识就能在大半夜的弄坏别人的窗户私闯民宅吗?”

源氏无言以对。18岁的哥哥果然比当年的自己敏锐很多,还好自己没有一冲动就拔出龙一文字的习惯。

眼看着要露陷时,半藏突然放弃了追问。
“算了,就这样吧。”他收起了手里的竹刀,但是还没有完全放松下来。

“?!”

“看来我真的是……穿越时空了……”半藏佯装不知,“你是智械?”

“这样说其实不标准。”源氏摆了摆手,“这是个很长的故事啦,不介意的话我们坐下说吧。”说着,源氏拉着半藏坐在了床边,让半藏暂时把竹刀放在了床边。

“我其实是人类。”源氏开了口。

半藏想不出什么词来接下这句话,他其实并不喜欢智械,那些程序控制的机器不知道哪天就会失控。
他只能生硬的问他:“现在有很多人想把自己改装成智械?”

“当然不是。”看着半藏怀疑的眼神,机械的忍者竖起一根手指摇了摇继续说道,“我是受了很重很重的伤,然后被医生改装救下了一条命。”

半藏看着面前的智械,哦不,现在应该叫半智械了,半藏看着他身侧的手握起了拳,那也是源氏在紧张时习惯的小动作。


源氏最喜欢的颜色是绿色,喜欢到把自己的头发染成绿色,家里的生活用品也全是绿色系的。而眼前的这个,浑身上下冒着绿光的半机械忍者,背上背的武士刀,还有那些不经意间的小动作,让半藏不得不得出一个最糟糕的结论。

“……你那时伤的有多重?”

“嗯………大概已经快死了吧。”源氏转过头看着半藏的眼睛,“那已经不重要了,我现在还好好的活着不是吗?”
他并没有看见被阴影挡住的半藏的眼睛里那一瞬间的黯淡。

“你能和我说说你弟弟吗?我经常听到你提起他。”源氏非常希望从18岁的兄长口中听到答案,他爱他的兄长,也很想知道兄长对他的感情,虽然对方曾经差点杀死他。
但半藏从未表露过心意,只有那次花村再见面,他的兄长被逼的走投无路时,才说出了对源氏的感情。

“不可能。”半藏一口否定了他,“我绝对不可能会经常跟别人说他,你一定在骗我。”

“可是你有说过的,你为他感到自豪。”源氏尽力的摆出一个无辜的姿势,然后他很明显的感觉到了半藏一僵,内心偷偷窃笑了起来。

“我……我………”根据这么多细节,半藏实在不想去相信,面前的这个半智械人,就是自己的弟弟岛田源氏。
想想吧半藏,你只是不想承认而已,源氏现在叛逆的表现说不定以后会威胁到家族的荣耀。
这个机械忍者知道这么多关于你还有你弟弟的事,还说他未来受了很重的伤,害他重伤濒死,害他变成了这副半人半机械的样子。

说不定就是你自己伤害了挚亲的弟弟啊,半藏。

但他不想让对面的机械忍者知道他已经认出了自己的弟弟,于是他结结巴巴说:“我……弟弟,嗯,源氏……就算他整天不务正业不思进取,我也不讨厌他。他是我的弟弟。”

“那你喜欢他吗?”

面前的青年攥紧了身下的床单,过了很久很久都没有回答。
这是在源氏意料之中的,他的兄长无论什么时候都把自己的这些感情隐藏的很好。而且他已经得到了回答,尽管那是很多年以后的事了。不过现在,这样就好。

他小心翼翼的从腰侧的佩刀上解下了他珍藏了很久的洋葱小鱿的挂件,“我记得你很喜欢这个。”

“不可能。”

“你先别拒绝啊,至少看一眼吧!”

半藏看着手里的挂件,粉红和绿色的配色,一个桃子上画着一张看上去就很可爱的笑脸,叶片被改成了章鱼的触手,看上去可真像是源氏会喜欢的东西。

“送你啦。”源氏的语气轻快。

之后的事情,半藏已经记不得了,他眼前一黑,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房间的地板上,源氏正躺在他的旁边,头压着他的肩膀,手里原来握着的竹刀也不知道去哪儿了。门开着,吹来的风也是炎热的,夏天的味道,他全是都是汗。
“呃………。”他推了推源氏让他的脑袋离开自己的肩膀,“你压到我了,源氏。”
“嗯………?”源氏失去了半藏枕头有些不习惯的翻了个身揉了揉眼睛,“怎么啦哥?”

“我怎么睡着了?”半藏看着窗檐上的晴天娃娃自言自语。

“哥,你是不是中暑晕过去了?”源氏用手背试着他的额头。

“源……源氏,如果有一天,我们一定要……刀剑相向………你会怎么办?”

“啊?你在说什么啊,哥哥?”

“没什么。”半藏闭了闭眼睛,“如果没有记错的话,现在已经是练习的时间了,你怎么还在这里?”

“呜啊!哥!我错了!”屋里传来的源氏的哀嚎。


如果。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请你一定不要原谅我。


手里还攥着的洋葱小鱿的挂件已经沾满了半藏手心的汗。


-END-

评论(2)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