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rme

巴熊和K鹿是我的白月光啊!
我永远喜欢米开来和flo!

存个梗

源藏


腿个设定,几乎记不得黑魂的那些小细节了,改了好多设定qwq
肯定有好多错的qwq
我已经是条废鱼了





巨龙沉睡在古龙之顶。

名为卢西奥的不死人这样告诉过源氏。他兴奋地手脚并用着描述着龙的英姿,赞美他伟岸的身躯,洪钟般的低吟,闪耀着金属色泽的鳞片。“他金色的瞳仁里闪耀着光,那一定和最初之火燃烧时产生的光亮一样的美丽。”不死人讲到激动之处,还伸出手按住了身边同伴的肩膀,直到源氏走近还没有发现。

不,他可比最初之火美丽多了。源氏在内心反驳,表面上还是不动声色。

“跟外面那些活尸化僵白色只会一个劲吐火的家伙不一样,他可是真正的远古时代的证明!我还见过他了!”

“你见过他了?!”源氏直接打断了不死人滔滔不绝的长篇大论,直截了当地问:“我是说,龙……在哪里?”他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颤抖声音,与平时毫无感情的声线大相径庭,突然拔高的貌似吓到了对方和他的同伴。
“嘿,亚诺尔隆德的骑士,你怎么了?”不死人吓了一跳,也察觉出自己说漏了嘴,内心警铃大作,该死,他忘记了面前的这位骑士也是跟随着太阳王葛温一起讨伐龙族大军的功臣之一,也是所有传言中性格最古怪的一位。


“不,我只是………”

“我知道你曾经讨伐过龙族,你们都厌恶龙族,厌恶他们的统治,厌恶他们贪婪自大,可是远古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连火之时代也………”卢西奥意识到自己第二次说错了话,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抱歉,是我太激动了。但我还是不能告诉你龙的所在。”

“…………我想你是误会了,我并不打算屠龙。”源氏没有动,只是握紧了拳头,“但是我也一直在寻找他。”

传火祭司场里的篝火静静地燃烧着,被叫做雅典娜的防火女端庄的坐在一旁的阶梯上。他俯身朝着不死人的耳边低语:“他是我的哥哥。”



“好吧,我只能告诉你大致的方位,但你要是一定想见到他就得自己去找。”找不找得到就看命运的安排了。卢西奥终于被不屈不挠的源氏说服,叹了口气,小声的在源氏的耳边告诉他,“古龙之顶。他在那儿。”


作为古龙的遗迹之一,古龙之顶遗留下很多属于龙族文明的残垣断壁,这也是源氏曾经最熟悉的地方之一。
在他,在他还是龙族首领的手足时,在他还未被驱逐之时。
那是距今很遥远的时代了,他和他的兄长曾在混沌中翱翔,掠过灰白的岩石,冲破浓雾,盘旋在高耸的古木之上。

而如今,一切都变了,火焰从黑暗中燃起,龙族不负往日之昌盛,,他和兄长也已形同陌路,时间冲淡了有关战争的一切,……

他曾经怨恨着他的兄长轻信那些长老的花言巧语,毁去了他的龙鳞;在他徘徊于悬崖的边缘时狠心将他推下了深渊,于是他下定决心,也让他的兄长尝尝跌落云端的滋味。于是他告诉了那些人龙鳞的弱点,和他们一起亲手将龙族毁灭。
结果到头来才发现,原来他的兄长无时无刻不在悔恨着,每时每刻都品尝着深渊的滋味。


他找了他很久,从他亲手将龙族覆灭起,一直到火的时代即将燃烧殆尽之时。从太阳王都的繁荣起,一直到它只剩下残垣断瓦,他历经了无数次失望。

好在,他终于找到了他。


巨龙在山脉深处的石台上沉睡着,无人能打扰。双翅收敛在如同小山般的身躯旁,巨大的鳞片上映着火把微弱的光,把整个山洞都染上橘色,沉重的呼吸和心跳声在四周回响,让源氏又想起那些逝去的时光。

火把熄灭了。

龙在他靠近的一瞬间就睁开了眼睛,金黄的瞳仁里深黑的瞳孔缩成了一条竖线,但他知道龙并没有完全苏醒过来,这只是龙的神经保护措施。

于是他沐浴着从缝隙透下的微弱月光摘下了头盔,卸下了覆在身上的盔甲,在黑暗中舒展着那只属于古龙的优美身姿。他的鳞片早已被咒术摧毁,苍白的皮肤上长出了保护脆弱身躯的白色长毛,但这些远远比不上他原有的鳞片。

“哥哥……半藏……”白色的龙俯下身去,对上他兄长的金瞳,“我回来了。”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