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rme

巴熊和K鹿是我的白月光啊!
我永远喜欢米开来和flo!

夜不成寐

夜不成寐

源藏

寿命论
恶鬼半藏
ooc预警
捏造



恶鬼端坐在花村的高台之上。

高墙之外,高度发达的文明让这座城市即使在深夜里也亮如白昼,与墙内花村的荒废破败相去甚远。不知道什么原因,这座与现代文明格格不入的建筑却迟迟没被拆除,也没有当作什么景点而开发。它就这样静静的,在这个城市繁华的中心默默地衰老、腐败。
这也正好为恶鬼提供了栖身之所。

月上中天,青年也是在这时出现的。

“没想到居然还有人对这种地方感兴趣,你是什么人?”青年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他看见了恶鬼转向他的脸,“还是……鬼?”

那的确已经不能被称之为人类了,他身着白衣,虽然是个中年男人的相貌,但皮肤却是青灰色的,左臂上鲜红的恶鬼纹身也像是活的一般,在他的额头之上有两个小小的凸起,姑且就称之为“角”吧。他沐浴在月光下,脸上的花纹从阴影中浮现,眼球上也覆着一层白翳,让人不由的感到一股恶寒。

“既然知道了,还不快滚。”恶鬼看了青年一眼偏过头去,用沙哑的声音下了逐客令。

“我可不信,现在可是法治社会,唯物主义。”青年不请自来的坐在了恶鬼身侧,“而我,是无神论者。”

“哼,这可由不得你。”恶鬼轻哼了一声,表达了对青年的不屑,“再不快滚,就杀了你。”

“老兄,你演的可真像。”青年做了个夸张的表情,“我推荐你去好莱坞,你的演技可比某些三流演员好多了。”

可是他话音未落就被突然暴起的恶鬼掐住了脖子,恶鬼尖锐的指甲刺破了他的皮肤,流出了鲜红的血液。青年也毫不示弱,他一脚蹬在了恶鬼的腹部,挣脱了恶鬼的桎梏,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喉咙,咳嗽了几声,“咳咳……你下手可真狠。”

“没人告诉过你不要来这里吗?”恶鬼拔高了声音,“现在,滚。”

青年退缩了,他慢吞吞的跳上了高墙,又回头再看了一眼恶鬼所在的高台,然后自顾自的大声说道:“我还会再来的……”
仿佛再等着恶鬼回应一样,他又强调了一遍,然后把时间敲定了下来,“就明晚。”然后像一只雀鸟欢快的跳跃在房屋楼阁之间,隐没在了钢铁的丛林里。

第二夜,青年果然又来了。

“还是不长记性。”这回,恶鬼连一个眼神都没有施舍给青年。

“给我个机会。我想问你几个问题,你要是都回答我,我下次就再也不来了。”青年摇晃着手中的东西,“看,我还带了酒。”

借着月光,恶鬼看清了青年手里的东西,那是个酒葫芦。恶鬼愣了愣,仿佛有什么从黑暗之中破土而出。

“别再来烦我了。”恶鬼狠狠的说道。

“拜托啦,这酒都给你喝好不好。”青年哀求着,“三个问题,不,四个,四个行不行?”青年小心翼翼的靠近恶鬼。

“……两个。”

“你居然同意了?那就三个行不行?”

“一个。”

“不,不,我错了!两个!就两个!”

看到恶鬼没有反对之后,青年坐在了恶鬼的身边。

“第一个问题,你叫什么名字?”他把酒葫芦放在了恶鬼的面前。

“忘记了。”恶鬼并没有如青年所预想的那样拿起酒,“第二个问题。”

“喂喂!你别敷衍我啊!” 青年哀嚎着,“我说了是回答了才能算的!”
但是很快的青年发现,恶鬼并没有在敷衍他——恶鬼是真的忘记了自己的名字。

“……你真的忘了?”青年的语气掩盖不住的惊讶和失落。

“这也算一个问题?”

“不不不!”青年连忙摇着头,“我是说,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不知道。”恶鬼挣扎了一会,还是把酒壶嘴儿对着自己的嘴灌了下去,“……我从一开始就在这里。”

“很孤单吧……”青年像是想起了什么,慢吞吞的捏起了自己的手指,“一个人在这里,等了很久很久……我知道的,等人的滋味很不好受。”

“我……”恶鬼刚想反驳青年自己并没有在等什么人,零碎的画面却突然划过了他的眼前,他一怔,也许……自己真的是在等待着什么。


不止过了多久,久到天色开始缓缓的变浅,青年突然冒出了一句前言不搭后语的话:“我听说,只有执念过重的人才无法成佛………”

“谁知道呢。”恶鬼喝下最后一口酒,在地平线的曙光照耀花村之前消失了。
隐隐约约的,他听见了青年朦胧的喊声:“明天我还会再来的!”
果然,自己还是太在意那个人类了,恶鬼自嘲的轻笑了一声。

第三夜,青年早早的坐在了高台之上等待着恶鬼的出现,恶鬼毫不意外的看到了青年晃荡着手上的酒葫芦。
“最后一个问题,问完了我就可以杀了你吧。”恶鬼没有坐下,而是抱着臂靠在了身后的墙上,冲着青年扬起了头。

“别担心,时间还早着呢。”青年也站了起来,把酒葫芦递给了恶鬼,“真的不来喝一杯?”

“你真是惹人厌烦。”恶鬼皱了皱眉头,把酒灌了下去。

“第二个问题。虽然还有很多想问的,但是我挑了一个最合适的。”青年笑了,“你真的是鬼吗?半藏。”

“什……!”恶鬼的表情突然变得痛苦起来,鲜红的纹身也像是要燃烧起来一般。

青年的幻影碎裂了,站在那里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机器人,准确的来说,是一台智械,智械忍者。
现在,一切都连的上了。
“从瑞士找到回花村的路很辛苦吧……”智械靠近了正在痛苦着的恶鬼并且抱住了他,“你为何还如此执迷不悟,甚至不愿成佛?”恶鬼拼命的挣扎着,想挣脱这个怀抱,可被强化过的智械忍者也和普通人类的力气大相径庭,智械加大了制住对方的力量,“我早就不怪你了,为什么你就不肯原谅你自己呢?!”

恶鬼挣扎的幅度慢慢的弱了下去,皮肤的青灰色正缓慢的向普通人的肤色变换,头上的角也消退下去,很快就能变回正常人类的样子。
可是突然,变化停止了,恶鬼又变回了那个恶鬼。

“你一直就是一个固执的人。”智械叹了口气,“就算我已经亲口对你说我并不恨你,你也不愿意放下执念成佛吗?”

“不对……根本不是这样………”恶鬼的嘴唇动了动,“不能……成佛……”成了佛,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END-

评论(5)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