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rme

救救孩子!救救罗伊斯啊!让他摸一摸四强好不好!

SOMEONE(1)

大概就是如果莱耶斯真的死了的话大家会怎么样的故事

大量私设与剧情妄想

写给自己乐一乐

无cp

非常非常ooc

SOMEONE


1. 该死,他又失去了mercy的行踪。 

士兵76号踏着污水和泥泞回到了属于他一个人的秘密基地。那是一间不起眼的出租屋,一间狭小的浴室,一张床, 一张写字桌,一把椅子,床下还藏着几个箱子。这就是这间屋子里全部的东西了。

 他真正的名字叫做杰克•莫里森,曾经是守望先锋的指挥官,众所皆知的大人物,英雄的代表之一,他参加了“士兵强化计划”,成为了强大的战士与领导者,在与智械的战争中,他带领着他的队友取得了这场战争的胜利,为人类夺回了他们原本的家园。

再然后,这个身份“死”于十年前的一场爆炸。

 雨还在下着,雨点落在窗沿的声音由大变小再变大,它们汇聚成一滩,再分流成许多条,在透明的玻璃上留下淡淡的水痕。 他把自己的战术目镜扔在桌上,连被泥水和雨水弄脏的衣服都没有脱下就直接把自己摔在了床上,他现在的心情很糟。 他的任务被那个名叫mercy的女人搅黄了。

 她是个佣兵,是个潜伏者,她很有计谋,总在别人沉浸在成功的喜悦之时跳出来给予他们致命一击。她永远都穿着她那件黑色的斗篷,兜帽之下的阴影遮住了她的脸,没人能猜透她的想法,她也从来都是在最不经意之间给予她的敌人狠狠一击,绝对是个不容小觑的女人。 士兵76号第一次见到mercy是在那次他刚刚截获死人帮的军火时。 他大意了,刚刚清理完那些杂兵让他紧绷的精神有些松懈,但在他还没来得及清点那批军火时他就被来路不明的子弹击中了左腿和手臂摔倒在地,生物立场也用光了,疼痛席卷了他的全身,他的视野开始变得异常模糊。然后那团黑色的烟雾就那样出现在他的眼前,旋转扭曲,慢慢汇聚成一个人形。

 该死。 他之前曾听说过mercy,那个神出鬼没的佣兵,那些男人们提起她时讽刺而又害怕的表情他一直都记忆犹新。他们说她是个冷血无情、自欺欺人的女人,一边自称自己怜悯而又慈悲,一边将那些妨碍她的人毫不留情的清除。 奇怪的家伙,他这样评价道,他想他应该要注意提防这个女人。

 黑雾构成的人形慢慢的向他走来,从身高和体格上他可以判断出“她”应该是个女人。她的全身都隐蔽在黑色的斗篷之下。 MERCY。 他脑中迅速的浮现出这个名称,然后他握紧了自己弹药几乎打光的脉冲步枪,不留痕迹的慢慢积攒着力气,准备趁她放松警惕时制服她。 mercy越过了他径直走向那批军火,他诧异于这个女人竟然没有第一时间置他于死地。在他的眼前简单检查了那批货物之后,她在一瞬间幻化为黑雾带走了那批原本属于他的的军火。难怪那些人评价她是个怪物,但她却放走了自己,他想不通。 士兵76号把她纳入了自己的头号打击对象之一。 

而这次,她又出现了,在阴影处潜伏偷袭了他。并且将那些安吉拉•齐格勒博士的珍贵的研究资料收入囊中。他翻滚着躲避着四面八方朝他呼啸而来的子弹,再次在内心中把她的危险程度又增加了一个档次——她加入了黑爪又或者受了黑爪的雇佣。 他躲藏在掩体之后不断的向那些黑爪的杂兵们射击,试图逼退他们,但他不敢长时间的探出头来,代号为黑百合的狙击手将会打爆他的脑袋,他渐渐地感觉到力不从心,也许是因为他真的老了。但他又在下一秒否认了这个想法,他还有任务没完成,还有些只能由他才能做到的事情等待着他,他还得揪出那些守望先锋的叛徒。 他知道自己无法抢回那些研究资料了,但他还不能死,至少不能死在这里。

 当黑爪撤退的时候他觉得自己一定在做梦,谁会放过一个总是干扰自己计划的单独行动没有支援的佣兵一条生路呢?也许是他们太迫不及待的想要得到那些资料? 他不知道这是否是个巧合,但是也只能把这些归功于自己的运气了吧。 不过,这已经是第二次他与mercy交手战败并且被放走。

 在回到自己的出租屋时,他烦躁的摘下战术目镜扔在桌上发出了“哐”的一声,然后他仰面躺在床上,强迫自己放松下来思考。 他的目光扫过了房间里的所有东西,最终落到了那串狗牌上。

 那并不是他的狗牌,它们属于他曾经的战友, 加布里埃尔•莱耶斯。 这是个拉美裔的男人,一个迷人的男人,他的身上有着数不清的伤疤,却依然没有影响到那些女士们投向他火热的目光。 他曾经是一位强大的战士,勇猛的士兵,也是在他之前守望先锋的指挥官。他拥有着丰富的作战经验,每次战斗都活跃在最前线。 不过这些只不过是不了解他的人对他的评价而已。 无论是曾经是指挥官的他,善解人意的战地医生齐格勒,还是莱耶斯曾经的徒弟麦克雷……几乎所有的人对他的评价都非常差。他是个暴躁的人,严肃时就是一副恶人脸,所以上头的那些人觉得他形象不符,才任命了杰克•莫里森为守望先锋的指挥官,而莱耶斯却只能带着他的那些部下们去做那些守望先锋不能完成的肮脏血腥危险的任务。 他知道莱耶斯本心并不想如此,

他也知道莱耶斯一直为此不满,从他们日渐加重的争吵就可以看出。 最后的结局就是守望先锋瑞士总部的爆炸,加布里埃尔•莱耶斯死了,和“杰克•莫里森”一起死在了爆炸之中。

 但不同于他,莱耶斯真的死了。 在爆炸的现场,虽然他们没有找到莱耶斯的遗体,但是他们发现了莱耶斯的血迹,超过了正常人的失血量。他那时信心十足的觉得莱耶斯和他一样根本不会死,毕竟他们都是超级士兵,时常经历绝处逢生的处境,莱耶斯一定会在不久后“复活”,然后嚣张地去找他们的麻烦,是的,他了解他,加布里埃尔•莱耶斯一直都是这种人。 但他失算了,莱耶斯根本没有回来,他消失了,彻彻底底的消失了。 加布里埃尔•莱耶斯真的死去了。 

他的一生像石头落入水中,溅起巨大的水花,然后彻底消失在平静的湖水之下。留给这个世界的只有莫里森在爆炸之前不小心扯下的狗牌。 他真是个烂人,莫里森心想。 

雨依然没有要停的意思,噼里啪啦的声响让从回忆中慢慢醒来。就在他准备翻身下床给枪填充弹药时,他从雨声中听到了敲门声。

 他再次握紧了脉冲步枪。

 门被他打开了一条拳头大小的缝,从缝隙中,他看到了浑身沾满了泥巴,雨水和血污的牛仔朝他尴尬的笑着:“长官,介意我进屋躲个雨吗?” 



-tbc-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