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rme

巴熊和K鹿是我的白月光啊!
我永远喜欢米开来和flo!

BK/冬菇/希拉/戈穆/豆腐丝/水托/猪波/新花

【shadgull】怀疑我的室友可能是吸血鬼【番外 醉酒(1)】

seagull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shadder给他开了门,扑面而来的就是seagull浑身的酒味。
shadder皱了皱眉什么话都没说,他扶着seagull的腰把快要睡着的人架进了屋子。
seagull直接把自己摔进了沙发里,然后不省人事。
shadder还在揉着自己因为seagull的重量而被压麻了的肩膀,转头就看见这只胖鸟仰着肚皮打着小呼噜的样子,觉得有点好笑。这真是,太邋遢了。他伸出手把seagull凌乱的头发理了理,发现怎么也理不顺,“uh…”他放弃了和seagull那一头乱毛作对,转而把注意力放在seagull的那一身酒味上。
shadder猜测seagull肯定是那种不胜酒力的人,因为他并不喜欢酒,平时也对它们敬而远之,只不过因为今晚的庆祝活动,他还是没能逃得掉被灌酒的命运。

“Brandon,去洗个澡吧。”他小幅度的推了推醉倒在沙发上的人。
seagull却翻了个身,脸朝着沙发的里侧又睡了过去。

shadder本想叫醒seagull让他先去冲个澡,但在看见seagull露出的那截白皙的脖颈时他改变了自己的想法。
他无意识的舔了舔自己那两颗尖锐的牙齿。seagull的胸膛随时呼吸声起伏着,他将头缓缓的贴近了那里,听见了流淌在seagull血管里奔流不息充满生命力的声音,如美酒一般。

他小心翼翼的伏在熟睡的男人身上,嘴唇贴上了那块脆弱的皮肤轻轻的舔舐,对即将发生之事,他显得既有些慌乱又有些兴奋。
睡梦中的男人呓语着,温热的吐息扑打在他的耳畔。他停顿了一下,然后伸出手覆盖在了男人的眼前,遮蔽了视线。

seagull仿佛陷入了梦魇之中,他被黑暗环绕吞噬,脖颈上传来尖锐的刺痛让他不得不剧烈的挣扎起来,他努力的想睁开眼睛,却又仿佛被拽入更深的黑暗之中。

在shadder的尖牙刺入皮肤的一刹那,身下的人就开始挣动了起来,于是他不得不停下,用空闲的那只手抓住seagull的手腕,将它们紧紧的扣在沙发的扶手上。牙齿划破血管,温热的液体流入口中,如同醇香的美酒,连同着那人急促的呻吟,让shadder忍不住又多咽下去了一口。在喝醉前的一秒内,他只来得及舔了舔伤口,好让它黏合起来,然后便眼前一黑,醉倒在了seagull的身上。

-tbc-

正文番外一起写,咕咕咕

评论(1)

热度(7)